SIE国际暑期学校International Summer Sessions

纪念SIE的朋友Paul Magelli

本周一正在工作,突然听闻Paul Magelli教授去世的消息,内心惊愕之余,还有些五味杂陈。
 
Paul Magelli的一生堪称传奇,幼年经商,27岁时已经是相当成功的企业家,但是他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却选择回到学校,攻读学位。
 
1965年,Paul在UIUC取得了经济学博士之后便一直从事教育的实践和探索工作,对经济学领域的教育事业和研究工作都作出过重要贡献。他的教育和科研项目遍及整个美国,以及泰国、巴基斯坦、秘鲁和中国等多个国家。
 
Paul对中国的感情非常好,一生往返中国六十余次,还曾经作为经济学专家随尼克松总统访华。而最后几次均是作为SIE暑校经济学教授来华任教。
 
\
正是得益于这样的机会让我和SIE的其他同事们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到这位美国教授。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倒不是他一生的传奇经历,而是他所传达给周围人的一种态度和价值取向。
分享几则小故事吧:
 
曾经在暑校期间,有同学向我抱怨Paul的课信息量非常大,一节课讲这么多内容,到考试肯定记不住。但课程结束后这位同学告诉我,他觉得Paul真的是位非常贴心的老师,上课的时候尽可能多地去灌输知识,但是考试的范围都是比较基础的,让学生能获得好一点的成绩。这让他很感动,也让他体会到学习的本质,不是为了考试,只是为了丰富自己。而课上大量的思考,也让他直言“Paul唤醒了我的脑子”。
 
和Paul相处过的人都会被他的热情所感染,比起他对学生的“言传”,他的助教Ruby在和Paul相处的一个月里体会更多的是他的“身教”。小姑娘在Paul身上看到自己的目标,也认识到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正如Paul对她说的“在我这个年纪,已经不能确定明天能达成什么目标了。很多人都在等明天的到来,但是我相信你应该聚焦在今天,这样才能确保你的生活都是充实的。” “Don’t let life pass you by”这是她从Paul这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所以,新学期一开学,Ruby就回学校准备转学的事宜,打算去一个更好的大学继续深造,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
 
自2010年开始来SIE任教,Paul便和SIE的同事们感情都不错,因为他年近八十了,所以同事们都亲切地称呼他老Paul,以至于后来看到管虎的“老炮儿”我脑子里竟然先想到的会是他。最近一次见他是在今年SIE的上海校区,提着他那个看上去很沉的箱子,里面装着他全部的教学家当依旧很和蔼,精神也很矍铄。课余每天坚持晨跑,他还计划着在暑校课程结束之后去登山。总之,他总是让我觉得有和年龄不相符的旺盛精力。遗憾的是,由于上了年纪,2017年他将不会再来SIE授课了。所以项目结束后,我们和往年一样拥抱,道别,但又和往年不同,我们说不了明年再见,只能带着不舍互道祝福。现在故人已逝,每每想起,总觉得当时道别的情景有些仓促。
 
滑铁卢大学的Shannon教授得知了Paul去世的消息也很悲伤,她回忆起与Paul在SIE共事的两个暑期,同样对Paul的敬业留下了深刻印象。总记得Paul时常在课后为他的学生安排时间进行辅导和解答,在她的记忆里,Paul永远是一个慈祥和善的绅士。
 
Paul原计划在今年的八月和著名的医疗机构梅奥诊所的医疗团队一起攀登乞力马扎罗山,如果达成这个目标,届时他将以85岁高龄成为攀登非洲最高峰的最年长的人。而他登马扎罗山的目的并不仅仅是挑战自己,同时也作为一个心脏病病例配合医疗团队做一项关于心脏病在高海拔缺氧环境中的研究。一直为科研和教育付出也是Paul作为一个学者的追求。

\
虽然Paul现在未能如愿登上高峰,但是我们相信他已经到了更高的地方。
 
为了感谢Paul对科研和教育的贡献以及这么多年来在SIE的辛勤付出,SIE将设立以Paul Magelli命名的奖学金。

Paul的离去让天堂更添一点光亮,也希望他的家人在此后能够继续享受生活的平静和幸福。